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满架蔷薇一院香

发布时间:2020-06-01 丨 阅读次数:

芭蕉雨声(新乡市)

走湖边出小区是捷径,惦着东南角的蔷薇,收脚折回走大路。大老远就闻见了阵阵花香。

晨光落在蔷薇架上,柔软的光若流动的水,花叶光鲜水灵。这个地方我熟悉,去年正门修路,打开了这个东门,两侧花开正酣,邻居大爷隔着矮篱跟我讲他养蔷薇的故事,如数家珍一般。淡粉色小花朵今又着色,芬芳袭人,长长的瘦篱因蔷薇而变得圆胖,有没有风来,花叶都是活泼的。

对面是幼儿园外围的铁艺花墙,墙上的蔷薇不只是高,长得年数也多,藤已成树形,一棵棵由西到东,拐弯向南延伸,横竖攀爬垂坠,街上行人可见花闻香,我去河边溜达常打此经过,一直留意这架蔷薇,生怕错过花期。

花色粉红,品种算是七姊妹,枝条梢头一簇多朵,重瓣,红里透蓝光,特饱和的粉紫色。如果说大爷家浅粉色花朵态若含笑,那这一墙的七姊妹个个都笑出了声。细梗大花,微风轻拂也会惹得花枝乱颤一阵。细辨,接近闺房的脂粉香,很有女人味。墙里师傅在扫地,说五月六号幼儿园开学,我手伸到栅栏里单手给花拍照,他向我打听花名。

身后保洁大姐热情与我闲聊,她也爱花,也拍了照。她对蔷薇兴趣不大,意在旁边这家门前的月季花。月季品种好,花色多变,朵大如牡丹。她说她没见过牡丹,想着该跟玫红色的这朵差不多。我翻出牡丹摄影给她看。她竟不知月季有香,凑近使劲闻闻,笑了,真香。临了她扬嗓告诉我,咱院儿还有几家月季也长得可好。我顺势踅摸着去寻那些门外开花的人家。

果然有。我好像第一次闯入这片神秘之境。老人们早饭罢都到湖边做体操去了,我没遇见啥人,只见路边一家男主手握皮管在浇花。我夸他的假山凉亭整得不俗,他不愿多言语。我弯腰拍了张单瓣小白花野蔷薇便知趣离开。

红绿掩映下,鹅卵石小道曲折通向一处小门。木门头,木门扇,木栅栏,深咖色油漆有些自来旧,不张不扬的。石榴树碧叶明亮,月季树上开满红花。小柿树纽扣似的黄花让人怀旧,无花果隐在宽叶底下,躲在径旁角落的红花酢浆草眼巴巴仰脸朝我望。宁静清幽之味颇合我心思。我轻手轻脚四下打量,没敢靠得太近。怕惊扰人家,也觉着自己太冒失,偷偷瞅两眼,愣怔片刻妥了。将来我的小院也要捯饬成这般模样。田园梦,似乎住在每个人的心里。

风缓缓吹,觉着时光在慢慢流。平滑无痕,丝绸滑过眉眼似的柔。

四月初七日,特殊又平常的一个日子。心里装着花香踩单车到市场转一圈,满载一篓鲜蔬。乍入楼道,谁家的炖肉香迎面扑鼻,边上台阶边吸长气,心里猜着锅里的用料,花椒,大茴,桂皮,香叶。

花香,草香,种子香,饭菜香,分不清孰重孰轻了,都喜欢,都想闻,都想拥在怀里。切菜时我还在想一只细蜂悬停空中的模样,整日里周旋在花间小世界,想必它也染了一身的香气。

↑上一篇:春到卫河
↓下一篇:最后一篇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