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荷影

发布时间:2020-06-15 丨 阅读次数:

扑窗的雨声似真不真,躺着愣怔一会儿才慢慢觉醒,浑身汗涔涔的,心里依然高兴,雨在我这儿一直是贵客。

湿,热,没风,有些闷。江南应是梅子雨了,梅子熟时落雨。入梅,出梅,很有仪式感的一段夏雨。楼下的紫叶李熟了,且叫李子雨吧。湖边这棵早晚有墒,结得稠疙瘩,出来看雨经过树下,上下瞅瞅,果子一颗也没了。那日扫地女工扛搂葩在树下踅摸着,她说不酸了。我拾了一个尝尝,李子味口感。果子没了,沉坠的枝梢回弹,繁密的叶子再不怕雨打,轻松了许多。

这场雨下得稳,滴滴答答连着几个钟头,晚饭后还在下。

河边凉快。河水很急,一片青荇杂乱淤积,看似挡住了奔腾的水流,其实啥也拦不下。荷花还在。赴哪个邀约似的大步往这儿赶,我到底惦着啥吗?

到跟前才明了,正是这朵花。

清晨天半阴,前日初绽新荷旁边这朵正怯生生含着的苞,我来了它就开了,还是一朵白花,黄蕊鲜嫩,隔着苇丛我也看清了花心有只蜜蜂正低头弓腰忙活着。心底一阵欢喜。蕾明明是粉红色的,竟撑开洁白的花瓣,我喜的是瓣边缘那一抹极淡的粉红。莲的灵性全在这似有若无的轻飘飘虚汪汪的一痕红晕上。它给人的遐想无限深远。一片云,一点羞,一丝含混不清的爱恋。我蹑脚又一次去挨近,给它拍照。收进来的图片哪比得上繁芜独立的它的真身呢。清寂妩媚之味,荷换作莲更相宜,白莲,白莲花。齿间留清香。人们对荷的神往及依赖,也许缘于它洁净的心地,挺拔的姿态,以及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我只动心花瓣缘尖浅浅淡淡的巧意。太巧了,非慧心不能为。

我在雨里寻了一会儿便放心了。说是寻,位置固定,花又不多,用不着使劲找。只是拿眼去判断,我不相信那是它,清晨那朵开得极端庄的白莲,收拢了,回到含苞时候,一瓣瓣闭合来抵挡雨的敲打。看,它是有思想的。只说睡莲晚含而晓放,还有酢浆草,马齿苋,不知荷也如此。

咋不是呢,《浮生六记》里的芸娘就比我聪明,她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安置于晚间花心,翌日晨取出,烹泉水泡之,茶香外多一层荷香,香韵尤绝。要不林语堂先生都夸赞芸娘呢,说她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莲花茶,不见得真添了多少香,小日子的滋味在那个一存一取的过程里。有没有意思在心之动念,我觉着有趣就有趣。心炽热,意丰盈,一直一直去爱这愁苦的人世。

芭蕉雨声(新乡市)

↑上一篇:卖冰糕
↓下一篇:最后一篇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