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是梦想终究会开花

发布时间:2020-07-06 丨 阅读次数:

董美华(辉县市)

 

严家没有儿子,就仨闺女。在老严看来,自己就是个“绝户头”,这让他在人前抬不起头,直不起腰,对仨闺女横竖挑刺儿,哪都不顺眼。

 

大闺女叫严芳,出生时正值阳春。虽然窗外芳草鲜美,但老严却像蔫了的油菜花,脸上了无生机。

 

又一年,在落叶翻飞的秋天,妻生了二胎,女孩儿,老严顿时像霜打的茄子。

 

再一年,寒风劲吹时节。窗外飘着雪花,老严蹲在墙角,抱着头,时尔斜一眼西屋的窗户。

 

一阵婴儿的啼哭,老严连忙跑进西屋。片刻,叹口气说:“还是个不称心!”

 

眼看着小闺女一天天长大,开始学步了,还没个名字,老严妻便自己做主,望着老严试探道:“叫严杰吧,截住不吉利。”闷头不语的老严竖起脖子接了一句:“截住女娃!”

 

老严勤快,手脚不闲,但嘴也闲不住:“没一把力!搭不上个手!一群废物!”闺女们从不靠近他,瞥见他就绕开,顺着墙根走。

 

有次邻家跟人闹矛盾,直到双方大打出手。拉扯中,那个劝架的父亲一屁股坐地上,摔坏了腿。老严目睹后,略掉摔坏腿这茬儿,只说:“看人家,儿子一站,就是底气!哪个敢惹?看咱家,净养着仨没用的。”

 

寒来暑往,老大严芳长成了大姑娘,谈了对象。老严却坚决不同意。老严相中了弹簧厂的强子。强子从小失去父母,愿意倒插门。热恋中的严芳哪里肯依,偷拿出户口本领了证。

 

小闺女严杰大学毕业后,嫁到了省城,直接断了老严招上门女婿的念想。二闺女严妍因婆家穷,没房住,倒是在娘家住。但人家是独子,不能硬招成上门女婿吧,讲不通。直接让外孙姓严吧,也不妥。

 

严妍有个口头禅,“俺儿怎么着,俺儿怎么着……”老严听着不乐意,皱眉瞪眼地说:“俺儿俺儿,天底下就你有儿子?!”一句话让严妍彻底戒了口。

 

老严家日子过得也算合顺,可老严横竖高兴不起来,总觉得缺点什么。一天,老严忽然晕倒在街头,被人送进了医院,经检查是脑血栓。

 

老严住院期间,仨闺女一天三顿变着法儿给老严做营养餐,一天到晚不离人陪护。给他擦洗、按摩,聊天解闷,搀扶下床活动筋骨。

 

医护夸赞老严:“看人家闺女照顾的,营养、卫生都做得好。”病友更是羡慕。

 

临床病友老李与老严的年纪差不多,但老李雇了限时护工,只有老伴儿陪着。他老伴儿病怏怏的,走路扶拐,颤颤巍巍一碰就倒的样子。

 

一次,老李闷得慌,和老严聊天:“老严,你真有福,闺女一个比一个孝顺。小闺女还丢下孩儿,专门请假来伺候你。”

 

“唉,有啥福呀,死了连个‘扛大头儿’的都没有。”

 

“你别信那一套!人死了,眼一闭,还知道个啥?……‘扛大头儿’?顶屁用!”

 

老李仨儿子,可能心里有啥委屈,说话时把床帮拍得啪啪响,旁边的护工吓得不敢吭声。

 

老严哪里能听得进去,还是觉得不如意。老严妻一阵嘟囔:“老倔驴,躺床上不能动弹了,也不说一句闺女的好。”闺女们也都习惯了,不在乎这些,照样尽心照顾他。

 

后来,老严病情加重。临终之时,他定定地望着守在床前的三个闺女,眼里湿湿的,有气无力地说:“闺女,好好待你妈……这一辈子,爸对不住你们,别跟我计较……”

 

老严走了。大闺女“扛大头儿”,二闺女摔老盆,小闺女抱食焖罐,女婿们背摇钱树,孩子们哭声震天。

 

村里人都说,“老严走得真风光!”

 

↑上一篇:茉莉花开一室香
↓下一篇:一片片金黄的锋芒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