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母亲的小院

发布时间:2020-07-25 丨 阅读次数:

徐佳佳(获嘉县)

 

一间堂屋,一间东屋,一间坐南朝北的小厨房和一排红砖墙圈围起来的四方天地就是母亲的小院。

 

春来有燕北归,房檐下寂寞一冬的鸟巢顿时热闹起来。小院西南角的杏树开了花,顶着一树繁花灿烂了整个院子。一株不太健壮的石榴树,枝丫上挂着新绿,沐浴着春日暖阳,在和风中轻摇细枝,抖落了一冬的沉寂。

 

母亲就在这里忙碌着,她把精心养护在屋里的花花草草一盆盆搬到了院子里,院墙上便丰富多彩起来。繁茂的发财树、肉实的绣球,妩媚的夹竹桃……它们在这分温暖中舒展着、生长着,每一片叶子上都写满了喜悦。

 

母亲勤劳惯了,眼里手里都是活儿,似乎永远也忙不完。偶有间隙,她会停下来,摆弄一下她的“花草宝贝”,眉宇间都是满足。

 

院门外,母亲开垦出一片菜地。刚收了大蒜就又撒上了几样应季的菜籽。许是还嫌单调,干脆在一头种上了一大

 

株月季,开着黄色、橙色的花,真是好看。

 

依墙种下的葡萄,早攀起了藤蔓,蓄着萤火一般的小花儿,孕育着一个个酸酸甜甜的美梦。

 

杏花后,有叶长。碗口粗的杏树撑起了一把大伞,枝丫霸道地插到石榴枝里,编织成一地绿荫,成了狗儿小黑的欢喜之处。

 

母亲偏爱这棵杏树,一开春就让弟弟攀到墙头上打药。秋末又邀请“行家”为它修枝剪叶,相较之下那棵石榴树就被冷落了许多。

 

最喜杏果成熟,母亲自会为我留上一纸箱子的黄杏,让我过足了吃杏儿的瘾。其余的母亲会分散着送给街坊四邻。几代人相邻而居,彼此间那种情感早就如同这熟透了的杏儿,软软糯糯的回味悠长。

 

母亲好干净,哪怕雨雪天也要将院子收拾得利利落落。记得小时候,母亲总是搬挪那几件大家私,一来防潮、二来卫生打扫得更彻底。小小的我曾诧异于

 

瘦弱的母亲何来的力量,居然可以一个人完成这么大的“工程”。她的这个习惯也影响了我们,后来我们各自成家总是如她那般把家里收拾得妥帖、舒服。

 

我们姊妹三个的童年就散落在母亲小院的角角落落。那时的她年轻、美丽,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不易,她总能把日子操持得条理不乱、四季有花。这一切源自她对生活的热爱,源自她对这个家、对我们的爱。现在已是花甲之年的她,成了奶奶、姥姥,她的小院却依然美丽、整洁。孩子说他们最喜欢姥姥家没有房顶的院子,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天空,可以光着脚丫子在院子里疯跑,可以用水枪肆意地打水仗……

 

母亲的小院,是我们成长的乐园,也是我们的孩子所向往的乐园。

 

落日余晖笼罩下的小院,显得静谧且美好,恍惚间我还是那个跟在母亲身后的孩子,在她的荫蔽下做着孩童天真的梦……

 

↑上一篇:我的桑树园
↓下一篇:青春,不等待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