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夏夜风凉

发布时间:2020-08-10 丨 阅读次数:

芭蕉雨声(新乡市)

一场雨下不透,再来一场,雨是越下越想下。持续的雨水冲刷出今晚的清爽新天地,屋里温度降了3摄氏度,窗帘飘动轻盈动人。

隔窗虫鸣泠泠如水,就着窗口凉风听一会儿,得下去走走。手机说即将下雨,顾不得了。

经过湖边,虫声锐利清澈,似刚扑入我窗的那些好声音。录下来再放,杂音喧宾夺主,录音比耳朵的听力差太远。耳朵聪明,能自动屏蔽周遭噪声,它懂得哪些是我想要的,主动给我提溜出来,一声一声择干净。心也是这样,只拣自己喜爱的自以为重要的东西去关注,接受的都是愿意接受的,寻找的也是长久渴望的。而旁的事物如夏夜细微的声响,经过或者沉入都浑然不觉,因为它们不是我要找的。眼、嘴、鼻甚或舌尖也是这样,挑拣、过滤、吸纳,均出于自然,慢慢成就了一个独特的有局限的自己。越老越松弛,不只是外貌上的,心神也越发淡净平和,有意无意会去触摸和感知局外的小东小西,赫然发现原来它们一直都在,忽略掉多少有趣的事。

风很凌厉,迎面擦身它能将我撞个趔趄,也会冷不防从背后猛推一把,让我以为可以飘浮着走,脚不用沾地。很凉,我外搭了一件长袖衫,风吹开衣襟仍觉
出明显的寒意。

说冷冷,说热热,风一程雨一程,丝丝缕缕点点滴滴的自然物事,让我感知到一个神秘的力量无处不在。它让人欢喜让人愁,旱得土地皲裂,涝得马路成河,催开一朵花,也摧折一茎蕾。恨不过来,也爱不够。

白日里,一侧积水没车,行人狼狈无助;一侧丝瓜在高高的木架上吹响金色喇叭。河水翻滚黄汤急急东流去,岸上鸭跖草花瓣蓝得纯正无辜,戴胜鸟优雅觅食。每一样都让人看见天意。所以我对着一朵花凝视时不一定想数清它的瓣数纹理和颜色,兴许恍惚的心神早已驰荡九霄。

融入沉浸至某种境地,万千思绪被一一抽取,捻个遍,掉个个儿,反复品咂,一个陌生的自己便会惊到另一个自己。此时的自知是某个花叶给予的契机,我在乎这个。当然,瞥一眼的随性漫游,说不定自然的秘密尽收眼底,彼此心领神会,犹如故人重逢。这是另一种趣味。

夏末寂冷的夜,虫声丝毫不含忧郁哀伤,不管风雨脾性,不问秋是否迫在眉睫,它们若清晨露水朝气蓬勃。露水似珍珠,虫鸣赛流星,人世最好玩儿的宝贝都是大地给的。脚踩土地是多么踏实和奢侈的事,宝藏一般丰富的夏尽入我怀。

雨来得不由分说,天空未见黑云堆积,甚至亮出均匀的底色。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脸上,冰冰凉,隐隐有些痛,一滴雨加上它的重力加速度,真了不得。散步的邻居仓惶回返,掷地有声的雨滴还是谨慎对待为好。

一夜细雨,时断时续穿插梦境。风过树叶的声响添了薄薄一层脆,分明掺着秋意思。

↑上一篇:读书
↓下一篇:“初心”在日记里跳动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