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生如蜀葵

发布时间:2020-09-04 丨 阅读次数:

江红斌(获嘉县)

 

提到人生,我不由自主想起了蜀葵。蜀葵是锦葵科植物,茎杆笔直,密被刺毛,花呈总状花序,单瓣和重瓣,有粉、红、白、紫等颜色,花朵较大,有黄色柱状花蕊。常常生长在路边、沟旁、院落等处。

 

蜀葵植株高大健硕,气势恢宏,仿佛皇帝出游时的车驾仪仗队,威严凝重。花朵热烈喜庆、五彩缤纷,犹如出塞使者的旗帜和旌节,骈罗有序,庄严隆重。每次看到无拘无束、娉婷袅娜的蜀葵花,不自然就会想起自己的人生,便有几多的感慨直发胸臆。

 

在西方,蜀葵花被赋予花语“梦”。基于这个花语,我时常做着蜀葵花般的梦。在梦里,我的理想、追求、信念,无一例外在蜀葵花的热闹氛围中澎湃激越,豪气干云。但梦中醒来,面对孤灯只影、寂寞冷僻的现实,一度满怀惆怅,心生愤世嫉俗的愠怒。

 

我遍阅古代诗词,想在文人关于蜀葵花的诗篇里寻找些许慰藉,安抚我浮躁的内心。我记起了唐朝诗人陈标的一首《蜀葵》的绝句:

 

眼前无奈蜀葵何/浅紫深红数百窠/能共牡丹争几许/得人嫌处只缘多!

 

是啊,遥想普天之下,芸芸众生,与“牡丹”一争高下的大有人在,到头来可不都是“得人嫌处只缘多”吗?

 

给我负面情绪的还有唐朝诗人岑参的《蜀葵花歌》。这首歌行体的诗尽管通过长短句和叠句的灵活变换,节奏明快,朴素自然,读起来朗朗上口,尤其是结句戛然而止令人意犹未尽。诗的最后写道:“人生不得长少年/莫惜床头沽酒钱/请君有钱向酒家/君不见,蜀葵花。”

 

岑参老夫子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思想让我备受压抑。再见蜀葵花开的时候,尽管那路旁一丛丛、一片片的蜀葵花娇艳欲滴,花香馥郁,我也只是它身边的匆匆过客,没有了亲近的感觉。

 

蜀葵花在我们这里随处可见,人们却对它知之甚少。人们习惯把它叫做“牛柿饼花”,而且那个“牛”字读作“欧”的发音。足见人们对蜀葵花无任何认识,弃之如败履也在所不惜。

 

蜀葵初开花的时候正是小麦成熟期,有的地方把蜀葵花叫做“大麦花”就是这个缘故。在我们这里,蜀葵花开跟布谷鸟叫一样,都在提醒农人麦收的时候到了。蜀葵花从下部向上依次开放,花期很长,等花开到顶端,秋天就来了。所以说,蜀葵花是名副其实的夏花。

 

有时,看见蜀葵花,就会哼唱朴树的那首《生如夏花》:“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将熄灭永不再来……”不等唱完,我的眼眶就会湿润,一如朴树在唱他的那首《送别》一样,喉头哽咽,唱不下去。心里无数次问自己,人生果然如此吗?

 

蜀葵花放荡不羁地盛开,不知带给多少人郁闷怅惘的心境,让他们在颓唐的人生中备受折磨,这让我对视而不见的蜀葵花更增添了冷漠。直到有一天,我经过一处堂屋的屋后,那惊鸿一瞥,让我的心灵备受鼓舞。像灵光乍现一样,突然对蜀葵花的绽放有了全新的认知和理解。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再次经过那里,那总是阴暗的旮旯终于被夏日的强光照耀。烈日下,一丛蜀葵蓬蓬勃勃地生长着。两米多高的蜀葵茎杆修长挺直,像用花朵雕饰的箭簇,直指飘着朵朵白云的蓝天。这突兀的映像不容分说撞入我的眼帘,刹那间,惊艳了双眸,拨动了心弦,那一刻,我居然定格在那里。

 

每一株蜀葵凛然挺拨、绿叶扶疏,尤其是那桀然盛开的的蜀葵花更是夺人眼目。那花朵,深红的如罂粟花一样妖娆,粉红的像桃花一般娇艳,洁白的似樱花翻版,还有那紫色中泛着蓝光的简直就是国色天香的牡丹下凡人间。不管蜀葵茎杆有多高,即使有一大截的蓓蕾朱唇紧闭、皓齿轻咬,但在每一株的顶端总有一朵蜀葵花热烈奔放地盛开着,傲视苍穹、桀骜不驯。蜀葵与生俱来的飘逸、洒脱,在这时淋漓尽致地挥洒出来。

 

我瞬间就把这勤劳质朴、一点也不矫揉造作的乡村花朵当成我膜拜的偶像。蜀葵,不求显赫的地位,不指望关注,我行我素,蜗居一隅,坦然、无所畏惧地在贫瘠缺少阳光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它不图名利,冲破世俗的的樊篱,默默地成长。它坚韧不拔,开出绚烂无比的花朵美化人间。它彰显生命的活力,绽放不甘平庸的美丽,用毕生的精力诠释自己的旮旯人生。

 

蜀葵花,美丽的夏日之花。从此以后,再也不是那无人问津的牛柿饼花,而是我心中永不凋谢的英雄之花。

 

诚如朴树在《生如夏花》的歌曲最后唱的那样:“一路春光呀,一路荆棘呀,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这完全是对旮旯人生的另类宣泄。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还在乎拥有什么?”。泰戈尔这句名言,像是对着蜀葵倾诉,又像是在对我耳语。

 

↑上一篇:乡村的瓦屋
↓下一篇:温暖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