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我的老师

发布时间:2020-09-11 丨 阅读次数:

谷正梁(封丘县)

 

张振荣先生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是我小学时候的老师。从小学四年级到五年级,跟了我们两年,虽然时间不算太长,但他老人家带给我的影响来说,我一直将他视为我人生的启蒙恩师。

 

小学时期的前几年,我是家族里出了名的孩子王,每天都领着一大群年龄差不多的小伙伴们疯玩,而在张老师做我们班主任之后,受其影响,我喜欢上了看书,渐渐脱离了孩子群。细细想来,今天我如此热爱文学、历史、政治等文史类的知识,都要感谢张老师当年对我的教导和影响。

 

还记得当年我们村的小学条件非常艰苦,校舍是危房,教师全部都是本村的老师,基本都是半农半教的状态。在我们那一届之前,大学生在我们村可谓凤毛麟角,大多数人都是小学毕业或初中毕业,能上高中的就很少。幸运的是到我们上四年级时,陈旧的教室再也无法为我们遮风挡雨,在县教委相关领导实地视察过之后,把全校的校舍都定为危房,下决心要分批施工,最终全面整改。在改善硬件设施的同时,也第一次由乡教办公室出面,从条件较好的学校给我们调来了优秀的教师。就这样,张老师借调到了我们村,我也有幸成为他的学生。

 

还记得张老师给我们上第一堂课时的样子,他当年五十多岁,精神抖擞,一头短发根根直立,黑灰色的中山装烫得平平展展,没有褶皱,鞋子上、裤腿上也是干干净净,没有其他老师常见的灰尘或泥巴。张老师除了担任我们的班主任,还代课语文、历史、河南地理。他上语文课时和我们之前接触的大多数老师都不一样,从不照本宣科,读课文之前往往会先介绍本文作者的基本情况,此篇文章的背景,然后再声情并茂地为我们诵读课文。张老师知识渊博,才华横溢,对古诗、散文、书法都有颇多的研究和心得,听他的课就像在听故事、在看电影,很多时候都让我们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也使得我们在爱玩爱闹的年纪都能够心甘情愿地静静地听课,记笔记。

 

张老师非常敬业。他家离我们村大概有五六里地,那时乡村之间的路都是土路,坑坑洼洼非常难走,尤其是雨雪天,更是步步艰难。可是我印象中他从没有迟到过,每天总是比我们大多数本村学生到校都早,很快,张老师就成为最受我们欢迎的老师。那时学校也没有食堂,中午放学张老师要回家或者分派到村干部家吃饭。可是每每一到放学,班里学生都是抢着请他到自己家吃饭,有时抢得激烈时就像吵架一样,我记得曾经多次先下手为强抢到机会,每次都兴高采烈地领着张老师回家。

 

等后来小升初,我去了乡一中,张老师也离开了我们村,被刚刚成立的乡二中聘为重点班班主任。再之后,高中、大学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只是随着我后来在外工作辗转各地,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年只是在过年专门看望他和师母时,才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张老师虽然早已是满头银发,身躯也已不再挺拔,可是他老人家的心态依然很好,说话做事还是那样不急不躁,条理分明。

 

跟着张老师在小学学习的日子虽然已经过去将近三十年了,可是一闭上眼睛,那些诸多的场景还是那样清晰,就仿佛刚刚发生在昨天,心中异常温暖。

 

↑上一篇:温暖
↓下一篇:我的美丽大平原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