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秋绪绵长

发布时间:2020-12-10 丨 阅读次数:

司马小萌(北京市)

 

过去喜欢唱、现在喜欢听——谭咏麟那首《爱在深秋》。

 

曲,优悠;词,凄切。情浓中的无奈,无奈中的依恋,依恋中的冷静,冷静中的坚强……必须用粤语演唱才够味。

 

著名京味作家老舍说:“秋天一定要住北平。天堂是什么样子,我不晓得,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北平之秋便是天堂。”

 

口气很大。

 

都知道,北平就是北京。

 

我出生在广州,但九岁就来北京了。南娃随父母北上,无可无奈,立场必须坚定。于是若干年后,出现了一个“改造”成功的范例:对南方的湿热,叫苦不迭;而对北方的干燥,习以为常。当南来的朋友,直呼“风干气燥”,动辄流鼻血,我却一副天子脚下“大不吝”的模样:“挺好哇,挺好哇!”

 

比较南方的温润,京城扬尘天气较多,每天不开窗,地面仍会落上薄薄一层灰。楼上住的闺蜜小夏,每天“洗刷刷,洗刷刷”,没完没了拖地;另一闺蜜小孙,三天两头搓出百元大票,请家政全面打扫卫生。而我,视而不见。悠闲自得,快活得像鸟儿一样。

 

环境改造人,适者生存。

 

秋风瑟瑟。小区的叶,红了。红得如此热烈,极像我们的心。某君有诗一首,题目:《睡在一片树叶上》。浪漫得如此走心,以至于,我只记住这一句。

 

俺们体积有点大,断然睡不上去。但思绪,可以附在树叶上,随风飘飘洒洒,能走多远走多远,直至与大地融为一体。

 

小区里,邻居们瞄着黄栌和红叶,“咔嚓”不停;电视中,满山遍野的游客,人,从,众。接受秋的召唤,感受秋的魅力,摩肩接踵,此起彼伏。

 

春,有“春心萌动”;秋,有“秋意阑珊”。秋思秋情秋绪,显然比春思春情春绪,更含蓄,更深沉。面对即将到来的萧条,那种转瞬即逝的辉煌,带着一种淡淡的悲壮,成熟得一脸“高原红”。

 

这是一个季节的告别,并非一种情感的结束。冬三月,大把时间,让你反思,让你发酵,让你沉淀。“明日会更好”。带着无限憧憬,向未来三鞠躬。

 

这是一个季节的告别,抑或又是一种情感的结束。就像谭咏麟的《爱在深秋》:“有日让你倚在深秋回忆别去的我在心头回忆在这一刻的你也曾泪流……”真不知,世间有哪种感情,能够克服万难,永恒不老。

 

兀自多情,兀自感伤。人类的脆弱,正好借着秋意发挥。

 

其实,爱了,就爱了吧,无需多虑;别了,就别了吧,无需遗憾。

 

据说,有个星球与地球相似度百分之九十几。一年有385天,也围绕着一颗类似太阳的恒星运转。大气成分、运转周期,也和地球非常相似。它的表面,还可能存在液态水。它叫开普勒-452b,直径是地球的1.6倍,体积是地球的6倍。

 

可惜,离我们实在太远太远了。只能向着天边,向着太空,自作多情地挥洒我们的关切。

 

知道天边有个你。这,也许够了……七荤八素说了这么多。突然想起,这是一篇议论秋天的文章。于是,弱弱地问:秋同学,你同意吗?

 

↑上一篇:思念
↓下一篇:小城的声音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