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小城的声音

发布时间:2020-12-21 丨 阅读次数:

王自亮(长垣市)

 

走在小巷,你就像走在一面历史的隧道,你听到的不只是你的脚音,还有历史的回响,你的心音。

 

小巷里也会时常响起声音的。狗吠鸡鸣,小贩走过的车轮声,叫卖声。卖豆腐脑了,收费品了,卖苹果梨儿枣了。特别是那收费品的,拨浪鼓一响,“咚咚咚”,把小巷的身体都能敲透。日子平平静静,从从容容。慢慢的,小巷老了,就像这些老人一样,佝偻了腰身。

 

小巷还飘着香气。那些豆腐脑的、羊肉汤的、蒸馍的、卖菜的,五行八作,汇集一处。这就是一个个街市了。最喜欢这街市,看看那青的绿的红的菜蔬,听听人们东家西家北家的唠叨,在热气腾腾中来碗豆脑,或是一碗羊汤,几天的郁闷都会涤洗而去,你只会感到一种生活闲适的安然与美好。

 

古人的生活太平淡了,太安静了,也太易知足了。就像一个手工馍,虽然不大,却包含了丰富的滋味。老衙、院落、鸡鸭、店铺,还有坑塘、水渠、神庙、牌坊,如此丰富而又如此平静,如此复杂而又如此单调,这是不是一个奇迹。

 

如今,虽然小城旧屋舍拆去,新楼院建起;年轻人搬走,老年人老去。小城空了,静了,寂了,旧了,但依然有着它独特的不可替代的味道,就像一份年份老酒,越来越香,越来越浓,何况还有那八百年的老槐镇着!只是那士子院的士子,书院街的书声呢?

 

小巷虽然安静,但几步出来,就是喧闹的大街,车水马龙。小巷、胡同是最好的隔音器,外面再喧闹,但传不到小巷这,一切就消了影踪,没了声响。

 

能热闹能冷静,能繁华能安闲,这是不是一个理想的境界?我喜欢着小城,每次来,都喜欢在老城的街巷走走,看看那些青砖瓦房、石榴肥狗胖井台的四合院,看看那些青砖蓝瓦的屋宇,还有那古色古香的门楣,以及“华夏腾飞”“乐天善治”“春和景明”一类的门额,这些温润明朗的字眼,要远比“财源广进”“生意兴隆”等字眼温润有内涵。还有那些街头安坐的老人或是巷尾嬉戏的孩童,那些或大或小的院落,就听到了生活安然的脚步,嗅到了小城迷人的气息。

 

这气息带着久远的芳华,令人久久不能遗忘。想着古人也曾在这样的环境里,悠然地走过,一时就神往不已了。

 

曾写过一首小诗:士子胡同不再有士子走动,书院街也不再有书声。

 

这首诗是写实的。走在这胡同和小街上,除了空寂,就是幽静,偶有人影,也是蹒跚的老人,哪里有青襟翩翩的士子呢,哪里还有那书声呢?

 

这书声可是绵延了数百年,一直不绝的。就像是开封鼓楼夜市的刀勺声一样。

 

书声响亮时,小城正处在风华年代。常常想,这是一个怎样有趣的小城:城北到城南二三里,城东到城西二三里。用脚步儿慢悠悠地量,也只是二三十分钟,就从城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小城不大,但小城的内容又是多么丰富呀。

 

一户户小巷,就是一条条毛细血管,从那大街上分散开来,每天的人事纠纷,“新陈代谢”,丰富着小城的肌体,生动着小城的面容。巷子里,就是一个个院落。或是紧挨着,或是疏散。中间,又被坑塘、野地隔开。院落有大有小,就是这小巷的一个个“果子”了。

 

“果子”有香气,这些小巷,还真的飘了香气呢。还有歌声,像是鸟鸣。

 

↑上一篇:秋绪绵长
↓下一篇:懵懂少年的黄河情结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