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懵懂少年的黄河情结

发布时间:2020-12-25 丨 阅读次数:

张学军(获嘉县)

 

小时候,也就是上世纪70年代,物资匮乏,农村还基本上没有用上电,吃饭时,人们大都端着碗,三五成群地集聚在大街上,或蹲或站,或靠在树桩上,或坐在废弃的石墩上,边吃边聊。大人们聊的最多的就是黄河,而黄河聊的最多的就是发大水,即黄河决堤,洪水泛滥,浮殍遍地。在那个时候,我幼小的心灵中充满了对黄河的恐惧,视黄河为洪水猛兽。我晚上不断梦见黄河发大水淹没村庄,常常被恶梦惊醒。

 

黄河的故事听多了,但小时候我没有见过黄河,虽然黄河距离我家仅三四十公里,我觉得黄河却在遥远的地方。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开设了自然常识课,其中有一节课讲的是黄河的故事。老师说,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这一节课我记忆犹新,彻底改变了我对黄河的认知,我对黄河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有一股看到黄河边的强烈欲望。

 

那时,我的三大爷在郑州上班,计划经济时期叫吃商品粮的人,每到农忙或重大节日,他都要回老家。有年春节,三大爷年假,我主动到他家商量,让他带我去看黄河。听说我的成绩在我们班每次都是第一名,三大爷很高兴,当即表示:“有机会一定带你去,不光让你看黄河,还让你登邙山,逛郑州。”我一听心里异常兴奋,盼望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1984年国庆前夕的一天晚上,三大娘笑眯眯地站在我眼前,神秘兮兮地说:“你三大爷捎信回来,今年国庆节省会有重大庆典,让我带你和你堂哥去郑州游览黄河,观看国庆烟火,这两天不要贪玩,把秋假作业写完,我带你去!”为了赶写作业我几乎一夜没睡,在母亲的一再催促下,才恋恋不舍地熄了灯,直到黎明时分才勉强入睡。做着香甜的梦,我的心里憧憬着伟大的母亲河。

 

第二天下午,三大娘来我家告诉我,晚上出发去郑州。远房亲戚开货车去郑州拉货,三大娘已和人家联系好,让我们搭车过去。夜幕降临,听见汽车马达的声响在我家门前戛然而止,我第一个跑出来,招呼着三大娘迅速上了汽车,乘着夜幕,向着我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驶去。

 

我和堂哥坐在后车厢里,当时的乡村道路基本上都是土路,路况非常不好,一路颠簸,大概走了个把小时,在远房亲戚的企业狼吞虎咽地吃过饭,接下来是黑夜漫长的等待。也不知道什么时间,迷迷糊糊中,远房亲戚催促起床,我迅速起来跑到了外面,仰头一望,天空还是星光点点。

 

时值中秋,昼夜温差大,我穿的衣服又单薄,就和堂哥紧缩身体,抱着自己的双腿抵御着寒冷。大约又走了1个多小时,车子停了下来,这时天也渐渐亮了。

 

堂哥说我们已经快到黄河边了,汽车在排队过黄河大桥。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机动车,我前看后看感到很新奇,有货车,有客车,有拖拉机,有鳖盖车(小时候对轿车的称呼),长大后我才知道,那时黄河桥是单行道,黄河南北车辆在工作人员指挥下,间隔最少一小时单向通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已大亮,我们的车缓缓启动了,由于知道快到黄河桥了,我和堂哥站在车上,双手紧紧抓住车厢的栏杆,兴奋地眺望着前方。

 

车辆排着队,不紧不慢地行驶着。“快看,黄河!”随着堂哥的提醒,黄河终于进入了我的视野。我左看右看,黄河像一个巨大的带子铺在了大地上,河上水汽淼淼,正是早上时分,东边太阳万道霞光照在黄河上,辉映出五彩斑斓的河面。水鸟在河面飞行,渔船在河边游弋,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壮观的景色,我无法用言语表达。随着车流的移动,黄河慢慢向身后漂去,我转过身继续欣赏,在无限留恋的心情中,黄河逐渐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的眼神逐渐暗淡下来,心里一直回味着刚刚看到的美景,心里除了兴奋还是兴奋,无以言表。

 

随后在郑州的几天,观烟火,看彩车,虽新奇,但我感觉平淡。回家以后,我在小伙伴聚集的时候,炫耀着车游黄河的经历,听着我神采飞扬的讲解,他们个个充满着羡慕的眼光。到黄河游玩,成了我们每个孩子心里的一个念想。

 

 

↑上一篇:小城的声音
↓下一篇:和花花草草说说话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