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苑天地 文苑天地

冬之韵

发布时间:2021-01-06 丨 阅读次数:

芭蕉雨声(新乡市)

 

灰椋鸟和麻雀“话多”,能牙利齿的乌鸫一声不吭。它们散落在海棠林地叨落果吃。

 

灰椋鸟踩着的枝很细,回弹摆荡着,让我时时为它担心,可也没见它失足将哪枝压折了。它心里比我有数。

 

乌鸫机敏,我一动不动站着,手机都不敢摸,它仍怀疑我有出击的可能。人心隔肚皮,何况鸟和我不止隔着肚皮,还隔着物种。它的起飞能带动一个伙伴,并给旁边埋头觅食的鸟雀以警示。戴胜和灰喜鹊忽然斜冲出去,我才发现原来它们都在。喜鹊的巢就在不远处的楝树上架着,楝叶落尽,楝豆成嘟噜挂在家门口,却也要来这里凑热闹。

 

细雨如雾,在家隔窗听不见声响,似有若无,不耽误出来走步。只是空气有些过于清冽,没有风也觉出了它的棱角。昨儿手冷,今儿脸和耳朵也冷。隐隐闻见雪花的气息。

 

果然,从北到南,好多地方都在下雪。看朋友圈,太行山的雪不小,辉县万仙山和凤凰古寨的雪景是我熟悉的,黑干瘦柯一夜间变得白胖,老柿树上点点红柿灿若明灯,滴溜溜动人心魄。回想曾在这样雪天进山徒步的日子,那么冷,却那么开怀。然而若窝在暖和的屋里只是设想一下这样的行动,只觉着那些雪地里的驴友都是疯子。真走出去,双肩包、登山鞋拾掇齐整,踏一步想两步,甚至要搭个草庵住在山里了。

 

还是那句话,风中无风,雨中无雨。啥都怕面对,迎头顶上去沉入其中,不过尔尔。说归说,我总是不够勇敢,需要外力推动与激励。天性弱点很难克服。

 

不怕冷的还有荷塘边垂钓的人,裹上棉袄一坐就是小半天儿。三两个黑点,彼此无言语,比荷花红时的静坐多出一种萧瑟孤寂之味。我只看枯荷。

 

荷叶的青绿褪得干干净净,枯茎力不可支,与破布似的叶片一并耷拉到水面。茎叶与水里的影子组成不同的几何形状,三角、圆圈、不规则多边形,就像是谁随手涂抹出来的,略显潦草些,看似无心,却画意天成。我总是忍不住停下看一会儿,点数那些曲折的线条。图案每天更新,主题没有大动。

 

留得残荷听雨声,想必古人能听出与夏日不同的别样意境吧。

 

时令小雪即落雪,农历乍入十月,今年的冬寒来得有点陡。一直单裤卫衣,忽然轻羽绒上身也走不热。不由你不认,冬真的来了。

 

银杏叶越积越厚,踩一地碎金过往。落叶不扫,真是难得的奢侈事,我喜欢铺满落叶的小路。

 

内堤近水这丛鬼针草有风时欢喜摇曳,恣意舒展,全然不知霜雪在前,没心没肺的样子有些痴憨。此时静默着,任河水悠悠流过,未开的黄花和稚嫩的针刺都还好好的,似若有所待。

 

原本我在河边走不了几步就拐进林地,哪个果子好看就揪一颗尝着玩。入冬后树上果子日渐稀少,我怕不够鸟吃,就忍着不去伸手。回家我可以煮面条炒鸡蛋,给鸟们多留一口是一口。

 

 

 

↑上一篇:叩响冬天的门
↓下一篇:故乡的冬
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更多